最新文章

以人為本的威士忌之心 - 專訪姚和成

2016-03-21

撰文:唐千雅      攝影:陳宗怡      部分圖片提供:姚和成


說起當年在艾雷島布萊迪酒廠實習的1周時間,明明是2004年的往事,那麼久遠的風土與時光,姚和成卻與那段記憶異常親近,時時拂塵,讓艾雷特有的氣味瀰漫於心。

 

*台灣知名威士忌愛好者 姚和成,聊起2004年到布萊迪參加酒廠體驗課程的經歷

 

「那些讓你感動的事,是不會忘記的過程。」那時姚和成喝威士忌已有好幾年,卻在艾雷島上找到另一個起點。他與傳奇人物 Jim McEwan相處過後,以威士忌為彼此的語言,因而相信感動與熱情絕對是可以被傳遞的。

 

Jim McEwan的潛移默化

 

姚和成報名參加的研究營(Bruichladdich Academy),是由當時布萊迪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所發想,因為他想要讓更多人在實作過程中,更深刻理解,威士忌這門工藝最重要的元素,絕對是人。

 

Jim早年就曾跟村上春樹形容過,「是住在這裡,在這裡生活的我們,釀造出這威士忌味道的。」

 

每天工作結束,姚和成與Jim McEwan一起桶邊試飲,聽他說酒,也談人文歷史。所以,布萊迪復興的故事是這樣深入姚和成的記憶裡,定錨,然後成為艾雷見聞中最難以忘懷的氣味。

 

*姚和成與布萊迪前任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右)和酒廠總經理Duncan McGillivray(左)在布萊迪學院後合照

 

「Jim是艾雷長大的小孩,第一份工作是在波摩(Bowmore )當桶匠學徒,見證艾雷興衰。他本來是波摩的總調酒師,距離退休只差1年半,卻馬上過來參與布萊迪的復廠。為什麼?因為當時布萊迪已關廠10年,在蘇格蘭傳統中,依附酒廠為生的小鎮如果遇到酒廠關掉,幾乎就毁了。他很明確看到那裡變成鬼城,很不捨,那是難以承受的悲哀。」

 

「所以他強調布萊迪是以人為本的酒廠,每個東西都由人下去做。像蒸餾,大部分酒廠是設定酒精度多少開始取,酒精度多少不取。但我們是直接去拿蒸餾液,每半小時聞一次,聞到最後沒有香氣了,就不取了。相對於島上其他酒廠,他們雇用的人員比別人多很多倍,你會很感動這些事。」

 

*布萊迪仍然保留傳統的方法,用蒸餾師的五官親自確認蒸餾的過程,完全不仰賴電腦儀器判斷

 

親歷親為鐫刻生命

 

在那一周裡,姚和成親身參與糖化、蒸餾和裝瓶等過程,甚至和Jim McEwan一起搬酒桶,是一種透過身體的勞動,然後讓威士忌徹底傳達至心靈的過程。之於姚和成,那也變成一種潛移默化的啠學,「你會相信威士忌是以人為本的,你會相信製酒人的心意是可以傳達到喝酒的人身上的,你還是相信,商業化當中還是保有生命的東西,風格是可以被傳達的。」

 

更感覺到在威士忌的海洋裡,風味、文化與氣候的咬合如此密切。他說,「即使最淡的布萊迪產品,其實還是呈現標準的艾雷風格,沒有人會覺得它不是。一喝,會想到很多與當地相關的事,它就是很艾雷,因為水、因為人,然後我又回到當地的風土。」

 

這美好的艾雷體驗,其實一直都低伏於時間的奧妙當中,留有韻腳。當時布萊迪復廠後資金吃緊,也向愛好者販售單桶威士忌;姚和成說,由於他是實習學員,等於是買一桶自己做的酒,還能自己挑好桶子入桶。

 

*姚和成在布萊迪學院(Bruichladdich Academy)結束後親手裝桶的威士忌。現存於艾雷島上。

 

艾雷經驗成就夢想

 

一桶不到5萬元台幣,姚和成挑的木桶是Dickel田納西威士忌橡木桶。當時挑桶,只是覺得聞起來有著淡雅果香。關於木桶有多重要,他日後體會更深,而那些後來才知道的事,鑿其根源都自艾雷那一周。

 

「我們叫艾雷為威士忌之島,不只是因為有很多酒廠,而是那邊的人與風景,很自然讓你覺得不一樣。最後一晚,我坐在波摩的堤岸,很感性,你完成一個夢想,又多了很多夢想。回來後我就成正式成立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想傳達給很多人,所以翻譯書、演講……」

 

*艾雷島的海岸

 

一個浪頭一個念頭,而艾雷潮浪帶動的夢想,早已透過時間深遂的韻味,深化熟成了姚和成內在的威士忌質地。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