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舌尖上的威士忌風土 - 專訪葉怡蘭

2016-03-28

撰文:唐千雅      攝影:陳宗怡、許家華

 

當年讓葉怡蘭愛上艾雷的蘇格蘭旅行,記憶仍如鼓點一樣密實而懷有力道,「那個威士忌跟所有speyside的都不一樣,衝擊很大,就大家稱之為消毒水的味道,海潮味、很強的泥煤煙燻感。這世界上為什麼有這樣子的東西?在強烈的氣味之下,又帶有非常雍容的甜,又濃又甜又強烈狂野,超級衝突。」

 

在自己舒適的家中,在微微陰鬱的河景中,葉怡蘭該是人如其名非常怡然的,我卻感覺空間中有些進擊在騷動。線索來自如下三點:

 

線索一:早年首度在工作場合喝到帶有正露丸味的艾雷島威士忌時,當時還不喝烈酒的葉怡蘭回顧,「同桌大家都有嚇到,但我其實覺得這味道滿有趣的。」

 

線索二:十多年前,在一次調和式威士忌的蘇格蘭出訪行程中,在眾多組成元素裡,葉怡蘭獨鍾的就是唯一不隸屬該品牌,因而沒有寫出名字的艾雷島威士忌,她笑稱那時種下艾雷之愛。

 

線索三:六年前,葉怡蘭首度造訪艾雷島。這趟旅程裡,海潮與鹽味都變成具體的存在,「日後再喝到艾雷威士忌,很自然的,那些畫面都會浮現。你會了解中間每一種細微的味道是在什麼條件下被造就,這是喝威士忌迷人的地方。」

 

一路都是引路的石子,不必是福爾摩斯都能知道,艾雷絕對就是讓葉怡蘭心中進擊的關鍵字!

 

 

 

*知名作家與威士忌專家葉怡蘭

 

以五感記憶艾雷

 

她所有的想像,都在後來的艾雷島之旅中得到印證。她去看發芽大麥被煙燻的過程、感受流經泥煤層後淺淺褐色的威士忌水源,又親身鏟泥煤去嗅聞它。的確是從各種感覺及身體深處去記憶住了艾雷的氣味,然後知曉風土於心。

 

她連串的語氣連綿如潮浪層疊,彷彿都成為艾雷賦予她的印記。「去到艾雷,會深刻感覺到酒跟風土的連結。到不同的酒廠,看到海灣的樣子,明白原來是這樣:有些酒為什麼碘味特別重?有些酒為什麼特別清新?去到酒窖又看到鹽的結晶;我現在可以很容易辨識裡頭的鹹味,以及那種含在酒裡面鹹味的迷魅感。」

 

 

*葉怡蘭於大直家中品飲

 

葉怡蘭依然記得自己買的前兩支艾雷威士忌,其中之一是布萊迪17年。「一喝就好喜歡,當時覺得它既有島嶼的性格,又有一種迷人的清澈。近年來他們也特別執著在使用艾雷大麥,滿感人的,追求一種徹底的風土。」

 

布萊迪復廠後做了許多大膽嘗試。但葉怡蘭對酒的內容都服氣:「去年推出的奧特摩Octomore 07.1我很喜歡。泥煤質雖高卻不讓你覺得過頭了,還是有很好的均衡感,不是要把你一擊倒地,漂亮地從骨幹到結構都完整表現。」

 

*全世界最重泥煤系列 奧特摩Octomore 07.1

 

一滴一世界的豐饒

 

書寫飲食的葉怡蘭,最在意的是豐富的層次性。而艾雷一個小島,那樣神奇豐饒於威士忌,卻又個性相異的光譜與性子,背後的風土脈絡讓葉怡蘭激動且著迷。

 

她形容自身的感受:「艾雷之特別是因為它有這麼多不同的存在。我造訪時是五月初夏,金雀花滿山遍野,那麼溫柔優美的時候,可是下一分鐘又起風,各種不同面向的個性完全都存在一杯酒之中。艾雷非常迷人的地方,不是一逕地優雅、一逕地甜美,或一逕地烈。」

 

「我對每一種食物都有溯源的好奇。」葉怡蘭解釋,「我酒量很差,可是好酒,有個很大的原因是,往往在這一杯裡,溯源後是一個廣闊的世界。所以我可以在千山萬水之遙坐在這裡。我喝它的時候,我就能感覺到艾雷的風土……」當舌尖上的風土清澈飽足於一滴時,葉怡蘭這關乎威士忌的哲學之道,又更許以了一滴一世界的繁花無盡。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
Bruichladdich Distillery
18 YEARS
Due to regulations in your own country of residence, you cannot access this website

By entering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o enhance your user experience and collect information on the use of the website.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