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啜飲硬派原酒的隱味感性 - 專訪蘇益良

2016-03-28

撰文:唐千雅      攝影:陳宗怡、許家華

 

*攝影師 蘇益良

 

時尚圈知名攝影師蘇益良,最近正忙於第二屆大人物慈善攝影展的巡迴展。他蓄著長鬈髮,藝術家的外表下該有多少不羈?蘇益良搖頭,其實,他只肯取一瓢飲。幾乎是感嘆句了:「艾雷,我超愛喝!」泥煤味重的威士忌,更激發他的感官鋒利起來。

 

「我特別喜歡用聞的,而不是用喝的。所以我用聞香杯喝,喝完杯子別立刻收走,我要繼續聞它的味道。都是喝原酒,酒精度接近60%,這樣的酒不是用喝的,是沾一點沾一點,在舌頭兩側慢慢有甜味出來……」

 

偏愛泥煤享受聞香

 

蘇益良解釋,自己血脂高,醫生禁止他喝酒,所以很珍惜一周一次的「配額」。愛原酒也愛泥煤味的他,近來最偏好布萊迪的奧特摩Octomore 07.1,說當時入手就是因為聽說它有超重泥煤。

 

他回想,「光是瓶子的包裝就很厲害,捨不得開,掙扎了半年。它的泥煤喝下去沒那麼重,但聞香杯喝完,杯子裡味道超重超香的,我真的光聞那個就可以了。要做很強的個性很容易,一開始就下猛一點,但要做到前面不強,後面很強,這件事很難。你怎麼看它是個很自在的外表,但你喝了它之後,又覺得它不簡單。奧特摩Octomore 07.1喝第一口時,我還很懷疑,聽說是最重泥煤味,為什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喝完吐出來一口氣時才知道,哇,原來在這個地方。」

 

*蘇益良與牆上的作品

 

理智品飲深層探索

 

看似年輕的布萊迪,復廠的確是2001年的事,但身後卻藏有百年歷史,加上奧特摩Octomore 07.1是資深製酒師Jim McEwan集52年經驗的退休作。吧台上孤獨的攝影家,當他用盡感官去開掘眼前這一杯,已把製酒者以溫柔啟動的強悍感受於心。

 

比如此刻,他慢慢嗅聞著布萊迪無泥煤且富含花果芬芳的布萊迪經典萊迪,柑橙香後,接連著又聞出野莓味,讓他非常驚喜。「如果 07.1是一個男人,這是一個女人……」

 

蘇益良很感性,「但喝酒還是希望自己理智一點,如果這是一支風味跟層次都很多的酒,當你不理智時你感受不到。一個人慢慢喝,慢慢想,去感受它的味道。」他都是專心喝完一支,再繼續探索下一支,「有點像閱讀一本書,今天看完這本書了,明天我重新拿來翻,又會因心情而有不同感受。」

 

他直率笑道:「在喝酒上我是個user,我是來享受的。」蘇益良並不研究威士忌的製作方法,正因為他是一個用畫面來說故事的人,反而更能體會酒中點滴,及故事中浮動的種種情節。

 

*蘇益良與工作室

 

土地連結反映作品

 

「有些威士忌可以喝出土地的故事,雖然你沒有去過那個地方,像艾雷島盛產泥煤,你一喝,它的威士忌有不同泥煤層次,你在這裡喝它時,是喝到幾千年幾萬年前的味道,這是一種土地的連結。」

 

「這幾年,我一直在想,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的創作跟這片土地會產生什麼關聯?開始反推回去,你才可以做出一些跟土地有關的東西。就像我現在在做大人物的展,我真的希望,這東西要有這片土地的故事。」艾雷威士忌的土地感,無形中也覆蓋了蘇益良,讓他有更多衝動想藉著影像來敘事。

 

衝動背後,艾雷威士忌當然是最奧妙不可言的隱味之所在。

 

如果眼前有個畫面,那應該是在隱約的逆光之中,有一個孤獨的攝影家正坐在吧台上,專注感受一小杯艾雷島威士忌原酒。啜一口、聞一下,不拚味蕾上辣騰騰的洶湧,而是投入眼耳鼻舌身意來領略泥煤氣味;誰能說,這不是一種硬派!

 

*布萊迪經典萊迪,無泥煤的酒廠代表風味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