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威士忌與中年都有一點苦澀 - 詹偉雄的大叔威士忌學

2016-03-30

撰文:唐千雅      攝影:陳宗怡、許家華

 

*詹偉雄先生

 

詹偉雄的工作室,可以形容那是一種男人夢想中的洞窟,即使在明亮的光線中,都有它幽暗的、可供心靈風霜安頓的那一面。硬體有大電視、音響、附有樓梯的書櫃;軟體則有依研究現況分類的書籍、整面CD及工作桌旁疊放的黑膠唱片。沙發旁的威士忌層架,瓶內有些半滿,有些幾近喝完,而這一角算硬體或軟體?恐怕兩者皆是。

 

愛看運動比賽的詹偉雄說:「我到現在一直覺得,Linsanity(林來瘋)時期,看林書豪打球是一段很難忘的時光。早上二、三點起來看轉播,有點crazy,那時喝掉兩瓶威士忌。」

 

酒架上不管是艾雷島、其他海島或是日本威士忌皆有之,詹偉雄說:「我是喜歡喝,年輕人或許會去鑽研,但中年之後,即使去鑽研,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助益了。」

 

威士忌     料理中年最好的佐料

 

但中年終究使他懂了威士忌。「人到中年,就會喜歡喝烈酒。為什麼選威士忌,因為它不是水果做出來的烈酒,有比較straight的味道。你喝酒時可以咀嚼它的滋味,威士忌很有滋味。在那段時間裡,你的腦袋、你的想像力可以跟它相互刺激。」

 

詹偉雄才餵了魚坐下,個性溫暖的他,不願獨酌,又起身去找玻璃酒杯。大叔很忙,但一邊啜著布萊迪的波夏威士忌,他的感受還是無比豐富,久久吐出一句:「這味道好清麗。」

 

「我喜歡Single Malt,艾雷島因為泥煤有土味,對很多人來說很嗆,對我來說那個味道很醇,很適合我們這個年紀的人。」

 

切題中年,因為下坡路不若來時路,感受複雜如威士忌。「你現在中年,眼前就叫下坡,你看到的終點就叫死亡。所以你要去料理這個事情,再也沒有什麼比威士忌更適合一起料理往下的事情。」

 

*詹偉雄與工作室

 

與中年滋味 莫名相仿

 

「中年之後,反而希望一點微醺。我們可能昨天的事記不得,三十年前的事卻很清楚。它來找你時,跟你所處的生命世界,會對你的未來產生影響。中年,是不斷穿梭在未來很少數的想像,跟失去的過往之間。它跟威士忌有一點接近,就是,它有一點苦澀。」

 

看得見時光有限,詹偉雄更體認到必須去做跟自己內在真正有連繫的東西。

 

他喜歡爬山,前兩年也去了冰島hiking一個月(今夏準備再去一次),他說威士忌是感官經歷危險邊緣,身體運用到極限後的陪伴。「有走路,有攀登,那身體的勞動感讓你的自我意識敏感豐富,這時候酒可以幫助你。我們爬山,我都帶一壺威士忌上去,山上很冷、冰島更冷,我們在冰島露營時,晚上氣溫只有三、四度,威士忌當然很重要。」

 

他還說,「想去艾雷島,我朋友去過,說冬天更有風霜感。冷跟威士忌才是好朋友。」

 

*奧特摩Octomore 07.4 全新橡木桶 

 

接近極限的真實

 

提及在充滿未知與危險的旅行中,感官會相對敏銳。詹偉雄喜歡把音響開得大聲,因為更接近真實、更刺激感官。他腦中也有屬於威士忌的音樂,「Single Malt的味道比較pure,有蘇格蘭味的光輝燦爛,喝到那一刻,我想到艾爾加的《威風凜凜進行曲》,鈸打下去,金粉掉出來,很燦,可是那種燦爛不是年輕人的燦爛。」

 

「假如我去威士忌酒吧,我晚上可能會喝三小杯不同的威士忌,你就覺得,今天走出去,星光都不一樣了……」詹偉雄邊想像那畫面,眉眼不禁舒開來。

 

就算下坡路是愈行愈難,終究都為詹偉雄帶來了奇妙的威士忌感官之旅,中年愈深愈見苦樂交錯,這份大叔心事就該讓威士忌來擁抱。

 

*奧特摩Octomore 07.4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