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高興就值得! 沈方正的威士忌價值學

2016-04-06

*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 沈方正先生

 

撰文:唐千雅      攝影:陳宗怡、許家華

 

日子要怎麼過得美好?對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沈方正來說,這不只是工作上必須傳達的使命,更是他的生活命題;而威士忌亦是組成這美好生活的一點一滴,以威士忌的醇厚為起點,沈方正把共享與開心牢牢固住,一起納入他人際互動的生態圈。

 

如同手上拿的記事本:看來簡單,卻是觸感好價格也合宜的日本筆記本 Campus。喝威士忌,沈方正追求的從不是昂貴或珍稀年份,而是看場合再拿出什麼酒,以及他再三強調的:高興,才是他的威士忌價值學。

 

「我覺得威士忌是很好的橋梁跟溝通的選擇,都有個故事,你分享,拿支酒出來,這個特性在哪裡?哪個產區?又不顯得賣弄。你講完了,大家聽了覺得不錯,然後酒就倒得快一點。」沈方正說得眉眼帶笑。每回大家喝得高興,他就更開心。

 

他熱愛威士忌,因為它很輕鬆,佐餐時很容易鬆綁人與人之間,酒液晃動了人的內在,感情也自然流動起來。

 

*沈方正談論對泥煤威士忌的熱愛

 

艾雷  最顯風土的威士忌

 

「威士忌呢,比較容易判斷裡面的味道層次,也比較容易找到自己喜歡的風格,可以共享,不會那麼難進入。」打趣說自己就像免費當酒促,其實正是因為人與酒水間如何交融,沈方正早有一種說書人般的理解。

 

他說:「威士忌是最能彰顯風土條件的一種生活享受,尤其艾雷。影響它發生的條件,很容易就喝得出來,而且是一講就懂。」

 

「我與同事分享,即使是女生,當你形容一下酒製作的環境是怎麼樣、泥煤是哪裡產出、那塊土地有什麼東西?然後把化學作用講出來。為什麼會有碘?為什麼會有海的味道?她一品就可以嘗出來,這種特殊的風味她就可以接受。一旦艾雷通了後,就什麼都通了。」

 

被艾雷馴服的味覺,通常也就甘心臣服於此,沈方正自己愛喝的,當然也是艾雷島威士忌。「我常去買酒的地方,老闆都覺得我很重口味。因為可能我買十支裡有一半是風格很強烈、很獨特的。有一半以上的是艾雷,因為就回不去了。到最後跟喝wine一樣,味道的層次感多的,會覺得過癮!」

 

樂在分享   好酒寧喝不藏

 

沈方正有個很令人羨慕的祕密威士忌兄弟會,每次可以喝上二十支酒,累積下來,也有上千支的品飲經驗。

 

該說沈方正之用心,是懂得為自己創造高興的氣氛。為相識三十年的朋友找到三十年的高CP值調和威士忌,或無意間在馬祖發現陳年有蟲版龍舌蘭,偶遇的驚喜,讓沈方正更明白生活點滴中的高興如何為生命帶來快樂。

 

 

他想起:「以前說過,全球經濟黑天鵝多,股票期貨都不可靠,想來想去,不如把一半財產拿來買威士忌,放起來永遠不會跌價。邏輯上是對的,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因為我們這麼愛分享,最後財產的一半都分享掉了。」

 

「所以我到現在幾乎沒有藏酒,幾近於零,家裡只有三、四支。很少很少。都分享!吃飯我就拿酒出來……」沈方正眼鏡後依舊透出調皮的眼神,「到最後還是高興就好!」

 

回溯威士忌這個字的起源,即是塞爾特語的「uisce beatha」,正代表著「生命之水」,如果生命與開心都同樣有價難尋,那沈方正的「高興」品飲之道,又何嘗不是傳神呼應了威士忌那股土地湧出來的地氣與活力呢!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