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那些威士忌與海風之外的事 - 梁岱琦、謝三泰與艾雷島人

2016-04-27

*紀實攝影家謝三泰(左)與資深作家梁岱琦

 

撰文:唐千雅      攝影:陳宗怡、許家華      部分圖片提供:謝三泰

 

一個是資深唱片線記者,一個是知名紀實攝影家,當梁岱琦及謝三泰夫妻2013年規劃旅行時,朋友建議:何不並將見聞寫成為書?隔年兩人所合作的《到艾雷島喝威士忌:嗆味酒人朝聖之旅》也的確問世。在這樣一趟蘇格蘭的小島旅行中,他們與艾雷島威士忌間的起承轉合,如今也沉潛為心靈中另一趟旅程。

 

 

 

梁岱琦形容謝三泰是whisky drinker,他享受喝酒的暢快;而她自己是個whisky lover,喜歡去思考威士忌背後的故事。

 

這也是她想造訪艾雷島的理由。

 

「我們在台灣喝威士忌,不管是重泥煤還是輕泥煤,跟在艾雷島喝是完全不一樣的。艾雷是個平坦的小島,海風一年四季灌進來,有時天候很糟,渡輪不開、飛機不飛,在那麼惡劣的氣候下,他們才會做出性格如此強烈的酒。你在那邊才能體會這些事。」

 

*時而陰鬱的艾雷島景色 (謝三泰提供)

 

 

在地的酒廠,島民的嘉年華

 

在艾雷島待了一周,租車自駕,一天排一兩個酒廠不同的導覽。回憶起艾雷嘉年華的節慶,兩人都說布萊迪酒廠的開放日最難忘。

 

因為,比起其他酒廠開放日,來訪族群多是威士忌愛好者,在布萊迪酒廠,看到的卻是另一種歡樂真如嘉年華的畫面。梁岱琦形容:「阿嬤帶著狗、媽媽帶著小孩……真切感覺到這個酒廠在艾雷島民心中,有個不一樣的位置。」

 

真正參觀之後,他們才明白那種情感是從何而來。由於前任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希望留住本地人在島上工作,所以即使不敷成本,布萊迪仍在艾雷島設罝裝瓶廠。

 

攝影作品聚焦於弱勢群體的謝三泰則說:「最感動的是,看到那些在輸送帶旁工作、包裝者,也有罹患唐氏症的人,而這些弱勢族群剛好就是我長期所紀錄的,讓我覺得,這個酒廠真的有在經營地方。」

 

 

*紀實攝影家謝三泰(左)與資深作家梁岱琦

 

從澎湖到艾雷,他鄉還是故鄉?

 

謝三泰是澎湖人,骨子裡的海島味讓他第一次喝就愛上艾雷島威士忌。到了艾雷,最讓他動容的,依舊是呼呼海風下的人情味道。

 

話不多的他話格外有感觸,「我只是想看那個地理環境,到底像不像澎湖?兩個島的地理雖不一樣,但同樣貧瘠,對人也友善。我們開車行進間,只要看到對向來車,都會舉起右手跟對方揮揮手。因為島上的人彼此認識,習慣互打招呼。」

 

連他們臨時起意停車,跟一對挖泥煤的母子聊天,對方也立刻放下工作,開心解釋泥煤怎麼挖、怎麼放。梁岱琦回憶,「那對母子就代表某部分的艾雷島,他們很純樸。」

 

*邀請謝三泰與梁岱琦一起採泥煤的艾雷島居民

 

 

賞味艾雷,除了酒還有人!

 

梁岱琦的艾雷教戰攻略存乎於人。她建議,其實不用每家酒廠都去,依自己喜好挑選幾家,有些酒廠甚至可以回訪,「因為艾雷島人個性純真,只要不忙,他們會一直跟你聊,收穫更多。」

 

她也建議可以安排不同樣式的導覽。比如預約威士忌水源之旅,探訪Kilbride河上游;或是在同個酒廠從原酒中裝一瓶自己喜歡的帶回來。至於最難忘的,則是在酒廠做桶邊試飲,從橡木桶取出酒來試的直達體驗。

 

經驗最是無價,對於打算造訪艾雷的人,他們的文字與攝影,已經許以更自由的可能性。

 

像最近在一場女性威士忌品酒會上,梁岱琦與一個讀者重逢,對方拿著書給她簽名,那本書終於跟著去過艾雷島了,紙頁破舊並混雜以威士忌與海潮味,讓梁岱琦萬分感動。如果語言真的可以是威士忌,應該就是如此這般,不必說出口都是濃與暖的。

 

*紀實攝影家謝三泰(左)與資深作家梁岱琦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