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Adam Hannett,注定為威士忌而生的人

2021-01-21

 

十公里,這是Adam Hannett家到布萊迪酒廠的距離。沒有駕照的Adam每天騎著自行車來回在這條路上。從大西洋吹來的寒風需要他全力去抵抗,才能保證自己的自行車不會被吹倒。此時他的腦海裡應該拋開了有關威士忌的一切。此時,也是他一天裡難得的徹底放空的機會。這一段並不算長的放空時間,是不是給他和他的布萊迪威士忌帶來了更多的靈感呢?作為艾雷島上最年輕的酒廠首席釀酒師,他所承擔的壓力,應該遠比我們能想像的要重的多。

 

“我要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一切開始於Adam在16年前做的那個決定。那一年,19歲的Adam決定放棄不適合自己的大學生涯,回到他的家鄉艾雷島。在父親的建議下,Adam在布萊迪酒廠的遊客中心找了一份為遊客介紹產品,帶領遊客遊覽酒廠的工作。此時
的Adam應該還不會想到,一個隨意的決定居然成就了他今後的職業生涯。

 

 

一年的遊客中心工作經歷讓Adam充滿了挫敗感。每天單調的重複工作,讓他變得越來越消極,再次開始產生離開的念頭。但是,在又一次完整的觀看威士忌的生產過程時,Adam被那些努力創造著威士忌的人們感動了。他不想只做一個威士忌生產的旁觀者,他想加入進去,成為其中的一個創造者。

 

 

這不得不提起當時剛剛重啟不久的布萊迪酒廠特別的氛圍。雖然,當時的布萊迪沒有錢,甚至沒有什麼經銷商。但酒廠的每一個人,每天都在一種充滿活力的快樂氣氛裡努力著。布萊迪從不缺乏創新的精神,所有的陳規都被拋在一邊。 “所有人都在齊心協力”Adam說。

有一種感覺就是Jim(McEwan)和他的團隊能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沒有陳規——每一個嶄新的一天都如一次過山車之旅。
 

當我從外面看向裡面時,我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我要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這些酒液將會組成什麼東西?”

 

於是,短暫離開布萊迪幾個月後,Adam回來了。他要求到酒窖工作。此時的他,對創造威士忌充滿了熱情。於是,每天從Ardnave——島上最西北點,到酒廠的路上,都有一個堅定的身影騎行著。與此同時,有一個老人也在一邊默默的觀察著這個年輕人。 Adam全身心投入的工作狀態,讓布萊迪第一任首席釀酒師Jim McEwan異常欣喜。漸漸的,Jim開始交給這個年輕人更多的工作,從糖化,發酵,蒸餾到酒窖管理,Jim毫無保留的向Adam傳授著他從業幾十年來的所有經驗和知識。品嚐這桶和那桶裡的酒,品出威士忌接下來該繼續的方向、思考關於木頭材質以及不同種類的木桶會給烈酒帶來什麼影響。釀造不同凡響的威士忌的藝術——這就是布萊迪的標識。

2010年的一天,Jim讓Adam晚上留下來:“我有件事需要做。”Adam回想起,他們在6號倉庫呆了好幾個小時,品嚐各種不同尋常的桶中酒液、從一排一排裝桶酒中不停尋找、討論不同酒液的特性。有一桶酒特別吸引了他們——讓他們一次一次折返回去,那是桶非常珍稀的舊雪莉桶。 Jim眼光閃亮,讓Adam幫忙把酒桶拉出來,第二天Jim又挑選了幾桶酒(不透露任何類別、年份和原產地資訊!)然後團隊開始將這些酒混合起來。

 

儘管我們確實是在幫Jim混合這些酒液,但是我們完全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我們只是不停地將那些美妙的酒液一桶一桶帶過來,Jim不肯向我們透露一絲信息——這些酒液將會組成什麼東西。

 

當然我們現在知道了,那就是傳奇般的黑色藝術第一版。

 

“黑色藝術的新生之路”

 

多年以後,即將退休的Jim再一次將Adam拉到一邊,鄭重其事的將一張紙交給Adam,紙上寫著的正是黑色藝術第五版的配方,屬於Jim的最後一版黑色藝術。接過這張紙的Adam也接過了Jim的工作與責任。從此,每一瓶布萊迪威士忌都將打上Adam的烙印。肩扛重任的Adam在思慮良久之後,決定放棄Jim的配方。是的,雛鷹早晚要獨自高飛。Adam決定從這時候開始,創造屬於自己的全新黑色藝術。

 

 

當Adam正在為黑色藝術第五版的配方尋找靈感之際,一件令人悲傷的事情發生了。我們酒廠的一位老員工罹患胃癌去世了。當Adam依照艾雷島的傳統,為這位員工挑選屬於他的最後一桶威士忌,人們一邊舉杯痛飲,一邊回憶著這位“Mr.Hoppy“生前的點點滴滴。 Adam忽然看到,一條屬於自己的黑色藝術之路出現了。一條繼承了過往精神,但與之截然不同的道路,這是一條新生之路。黑色藝術5.1,一瓶與之前四版截然不同的黑色藝術出現在全世界威士忌愛好者的面前。

我不是Master,我只是Distiller”

 

時至今日,Adam Hannett已擔任了我們四年的首席釀酒師。從他的手裡誕生了獲獎無數的全新波夏系列,泥煤愛好者們翹首以盼的Octomore7~10,驚艷了世界的“風雲“系列。當然,更少不了永遠神秘的黑色藝術。

 

但謙遜的Adam還是拒絕了Master Distiller頭銜,以Head Distiller取代。即使他對手中的威士忌有著絕對的自信,但Adam還是認為自己還需要多加努力、達到自己的標準、對世人證明自己的實力,而不是像某些同行一樣,做了半年一年就開始自稱為大師。從黑色藝術5.1開始,Adam不斷的給我們帶來新的驚喜。

 

今年,全新黑色藝術也即將和我們見面,讓我們繼續期待這位艾雷島上最年輕的首席釀酒師,又會用一瓶什麼樣的作品繼續驚艷我們。

 


服務專線:(02)2500-0058
服務專線:(02)2500-0058
Bruichladdich Distillery
18 YEARS
Due to regulations in your own country of residence, you cannot access this website

By entering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o enhance your user experience and collect information on the use of the website.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