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NEWS

Adam Hannett,注定為威士忌而生的人

2021-01-21

  十公里,這是Adam Hannett家到布萊迪酒廠的距離。沒有駕照的Adam每天騎著自行車來回在這條路上。從大西洋吹來的寒風需要他全力去抵抗,才能保證自己的自行車不會被吹倒。此時他的腦海裡應該拋開了有關威士忌的一切。此時,也是他一天裡難得的徹底放空的機會。這一段並不算長的放空時間,是不是給他和他的布萊迪威士忌帶來了更多的靈感呢?作為艾雷島上最年輕的酒廠首席釀酒師,他所承擔的壓力,應該遠比我們能想像的要重的多。   “我要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一切開始於Adam在16年前做的那個決定。那一年,19歲的Adam決定放棄不適合自己的大學生涯,回到他的家鄉艾雷島。在父親的建議下,Adam在布萊迪酒廠的遊客中心找了一份為遊客介紹產品,帶領遊客遊覽酒廠的工作。此時 的Adam應該還不會想到,一個隨意的決定居然成就了他今後的職業生涯。     一年的遊客中心工作經歷讓Adam充滿了挫敗感。每天單調的重複工作,讓他變得越來越消極,再次開始產生離開的念頭。但是,在又一次完整的觀看威士忌的生產過程時,Adam被那些努力創造著威士忌的人們感動了。他不想只做一個威士忌生產的旁觀者,他想加入進去,成為其中的一個創造者。     這不得不提起當時剛剛重啟不久的布萊迪酒廠特別的氛圍。雖然,當時的布萊迪沒有錢,甚至沒有什麼經銷商。但酒廠的每一個人,每天都在一種充滿活力的快樂氣氛裡努力著。布萊迪從不缺乏創新的精神,所有的陳規都被拋在一邊。 “所有人都在齊心協力”Adam說。 “有一種感覺就是Jim(McEwan)和他的團隊能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沒有陳規——每一個嶄新的一天都如一次過山車之旅。   當我從外面看向裡面時,我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我要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這些酒液將會組成什麼東西?”   於是,短暫離開布萊迪幾個月後,Adam回來了。他要求到酒窖工作。此時的他,對創造威士忌充滿了熱情。於是,每天從Ardnave——島上最西北點,到酒廠的路上,都有一個堅定的身影騎行著。與此同時,有一個老人也在一邊默默的觀察著這個年輕人。 Adam全身心投入的工作狀態,讓布萊迪第一任首席釀酒師Jim McEwan異常欣喜。漸漸的,Jim開始交給這個年輕人更多的工作,從糖化,發酵,蒸餾到酒窖管理,Jim毫無保留的向Adam傳授著他從業幾十年來的所有經驗和知識。品嚐這桶和那桶裡的酒,品出威士忌接下來該繼續的方向、思考關於木頭材質以及不同種類的木桶會給烈酒帶來什麼影響。釀造不同凡響的威士忌的藝術——這就是布萊迪的標識。 2010年的一天,Jim讓Adam晚上留下來:“我有件事需要做。”Adam回想起,他們在6號倉庫呆了好幾個小時,品嚐各種不同尋常的桶中酒液、從一排一排裝桶酒中不停尋找、討論不同酒液的特性。有一桶酒特別吸引了他們——讓他們一次一次折返回去,那是桶非常珍稀的舊雪莉桶。 Jim眼光閃亮,讓Adam幫忙把酒桶拉出來,第二天Jim又挑選了幾桶酒(不透露任何類別、年份和原產地資訊!)然後團隊開始將這些酒混合起來。   “儘管我們確實是在幫Jim混合這些酒液,但是我們完全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我們只是不停地將那些美妙的酒液一桶一桶帶過來,Jim不肯向我們透露一絲信息——這些酒液將會組成什麼東西。”   當然我們現在知道了,那就是傳奇般的黑色藝術第一版。   “黑色藝術的新生之路”   多年以後,即將退休的Jim再一次將Adam拉到一邊,鄭重其事的將一張紙交給Adam,紙上寫著的正是黑色藝術第五版的配方,屬於Jim的最後一版黑色藝術。接過這張紙的Adam也接過了Jim的工作與責任。從此,每一瓶布萊迪威士忌都將打上Adam的烙印。肩扛重任的Adam在思慮良久之後,決定放棄Jim的配方。是的,雛鷹早晚要獨自高飛。Adam決定從這時候開始,創造屬於自己的全新黑色藝術。     當Adam正在為黑色藝術第五版的配方尋找靈感之際,一件令人悲傷的事情發生了。我們酒廠的一位老員工罹患胃癌去世了。當Adam依照艾雷島的傳統,為這位員工挑選屬於他的最後一桶威士忌,人們一邊舉杯痛飲,一邊回憶著這位“Mr.Hoppy“生前的點點滴滴。 Adam忽然看到,一條屬於自己的黑色藝術之路出現了。一條繼承了過往精神,但與之截然不同的道路,這是一條新生之路。黑色藝術5.1,一瓶與之前四版截然不同的黑色藝術出現在全世界威士忌愛好者的面前。 我不是Master,我只是Distiller”   時至今日,Adam Hannett已擔任了我們四年的首席釀酒師。從他的手裡誕生了獲獎無數的全新波夏系列,泥煤愛好者們翹首以盼的Octomore7~10,驚艷了世界的“風雲“系列。當然,更少不了永遠神秘的黑色藝術。   但謙遜的Adam還是拒絕了Master Distiller頭銜,以Head Distiller取代。即使他對手中的威士忌有著絕對的自信,但Adam還是認為自己還需要多加努力、達到自己的標準、對世人證明自己的實力,而不是像某些同行一樣,做了半年一年就開始自稱為大師。從黑色藝術5.1開始,Adam不斷的給我們帶來新的驚喜。   今年,全新黑色藝術也即將和我們見面,讓我們繼續期待這位艾雷島上最年輕的首席釀酒師,又會用一瓶什麼樣的作品繼續驚艷我們。  
無與「真」鋒-全球最重泥煤單一麥芽威士忌

2020-06-09

無與「真」鋒-全球最重泥煤單一麥芽威士忌   在布萊迪酒廠中,很少有人會以科學家自稱,相較起為了酒液中內含的化合物及各種化學物質的組合比例擔心,我們選擇在人的經驗和感受上追求更高境界的威士忌釀造製程,這樣的製酒哲學往往會帶來最棒的事,畢竟到頭來,威士忌是享受生活的杯中之物。   話雖如此,酒廠在每次的釀酒過程中都十分重視分析數據和準確性,以便將產品訊息忠實的傳遞給消費大眾。為實踐產品訊息透明化的承諾,以及滿足大眾對相關知識的渴求,不論是在產品的包裝,瓶身,標籤或網頁上都盡可能的標示所有內容物的相關資訊,相信這些作法能使品牌的愛好者認同這些酒廠在透明化政策上的努力。   奧特摩的愛好者們會注意到瓶身側面有一個數據標示,百萬分之一的泥煤酚測量值--PPM,精確度直達小數點。這個數值指的是開始釀造前麥芽泥煤值的PPM,它並不是代表任何在蒸餾或陳年後的威士忌中含有的泥煤酚量。事實上,泥煤酚值會在整個蒸餾及熟成過程中漸漸減少,所以瓶上顯示的PPM數值其實是象徵這瓶單一純麥威士忌釀造的起點是來自於麥芽的面貌,而這並不是瓶中風味的唯一指標。   最近幾週,這樣測量方式的有效性受到質疑,原因始於某些人質疑奧特摩中的泥煤酚值測量值無法達到高於“120以上或130PPM”的等級,而且PPM數值的精確度無法降至小數點以下。   針對這些說法,奧特摩提供了某批次的麥芽數值分析,以透過高性能液體進行測量色譜的HPLC分析法進行。值得注意的是,有許多方法可以測試麥芽中的酚含量,而HPLC被公認為是最準確的。這次的樣本取自布萊迪酒廠於Inverness的麥芽合作夥伴-Bairds發麥廠,然後由獨立實驗室Tatlock & Thomson進行分析。   布萊迪首席蒸餾師Adam Hannett指出,Bairds發麥廠為我們提供麥芽,而他們在Inverness的廠房中使用薩拉丁箱進行一次40噸小批次的麥芽製程,而每批次之間的泥煤PPM等級皆會不同,另外,由於布萊迪要求盡可能地提高麥芽的泥煤度,Bairds發麥廠以全泥煤低溫長時間烘麥的特殊烘麥方式,而這方式必須維持低溫5天的烘麥製程,這對生產出較高PPM泥煤值的麥芽有很大的幫助,但這方法也耗費了許多Bairds發麥廠的製作時間,這也是其他商業麥芽製程負擔不起,無法以類似方式生產的重要原因。”   一旦酒廠收到每個批次的麥芽,我們就會提取麥芽樣品並寄送給致力於威士忌分析的Tatlock和Thomson。他們使用HPLC方法分析樣品後提供給我們總PPM分析證書 ,這也是我們用來標示在每瓶奧特摩瓶身上PPM數值的依據。” 雖然一開始要求Tatlock和Thomson進行分析是為了記錄奧特摩使用的麥芽在每個批次當中不同的泥煤程度,接著因應著不同的蒸餾方式及酒心切點皆具有不同的酚含量,而酒廠在蒸餾和熟成的每個階段都有針對其分析進行控制,因此可以在整個過程中對泥煤酚值進行追蹤,以更好地了解最終的風味及其對產品的影響,這一切使得奧特摩如此獨具風味。   每批奧特摩單一純麥的PPM數值結果均不一致,酒廠不會為了追求泥煤酚值的穩定度而使用混合無泥煤麥芽的作法,奧特摩完整呈現麥芽原有的樣貌,只要能超過我們設定的最低標準80PPM,這批麥芽就能夠拿來蒸餾成奧特摩。在目前蘇格蘭威士忌產業當中,使用固定泥煤度的麥芽來釀造威士忌是司空見慣的事,但奧特摩並不採取這種慣用作法,在每一次新的版本當中不斷嘗試更多可能。奧特摩面臨了一些質疑,也願意迎接挑戰,這些關於奧特摩顛覆傳統製酒的考驗,以及泥煤對威士忌風味的影響。”   Adam Hannett 表示“我認為奧特摩不停地在探索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可能性,而PPM含量是我們風味基礎中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一直對細微差別和細節感興趣,以求透過改變陳年、蒸餾方式、酒桶的熟成度或裝瓶酒精度等變化來追求全新風味。在每個版本的奧特摩單一純麥中,我們都會強調一些影響其風味特徵的細節,酒瓶上所標示的麥芽PPM數值只是其中之一,如果僅僅將焦點放在PPM數值上的話,你將會錯過奧特摩所展現在威士忌當中的各種獨特變化。        
布萊迪酒廠成為歐洲首家獲得共益企業(B型企業)認證的 威士忌和琴酒酒廠

2020-06-01

布萊迪酒廠成為歐洲首家獲得共益企業(B型企業)認證的 威士忌和琴酒酒廠   【2020年5月19日,蘇格蘭西海岸的艾雷島】布萊迪酒廠正式宣佈成功獲得共益企業(B型企業)認證。經過長達一年的提交過程以及嚴格的審核,布萊迪酒廠正式成為歐洲唯一一家達到共益企業標準的威士忌和琴酒酒廠,這意味著酒廠在社會和環境維護、公共透明度和企業責任感等方面目前均達到共益企業所訂定的標準。     布萊迪酒廠自創始以來,曾一度關廠停擺,之後在一群私人投資者的熱情支持下,布萊迪酒廠於2001年重新開業。在接下來的20年裡,他們通過探索烈酒原始的風味、改造酒廠中維多利亞時期傳承下來的設備從而將大部分業務集中在艾雷島上,繼而給整個蘇格蘭烈酒行業帶來了巨大影響與變革。不同尋常的是,布萊迪酒廠能在一間酒廠當中生產出四個不同的烈酒品牌:包括在艾雷島上誕生的首款琴酒——植物學家琴酒,以及三個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布萊迪,波夏和奧特摩。     作為艾雷島上的9家酒廠之一,布萊迪酒廠的規模雖不是最大的,但卻是島上最大的民營企業,這一切都得益於布萊迪多年來所堅持的艾雷島在地化理念,即在艾雷島上完成蒸餾、陳年以及裝瓶的全部流程。   在過去的19年裡,布萊酒廠一直致力於實現其遠大願景——將生產烈酒的原物料與酒液緊密相連,讓每一款酒都能反映出釀造當年的獨特風土韻味,就如同一款優質葡萄酒能反映出其釀造當年的獨特風土一樣。這些觀念與當時主流的釀酒觀念背道而馳,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已慢慢地被許多人接受這樣製酒的理念。或許這一切都得益於布萊迪對自身理念的堅持,布萊迪酒廠憑藉著決心和毅力貫徹了自身的釀酒理念。   想要成為一家共益企業需要達成許多要素,包括,為艾雷島上的80名雇員提供長遠的職業發展機會,改善員工福利、提供職業培訓,並盡可能地啟用當地供應商,而布萊迪酒廠所做的遠不止於此。展望未來,布萊迪酒廠已經將革新的永續發展進程制訂具體時間表,其中包括購買30英畝土地用於永續農業的研究和開發。同時,布萊迪酒廠還肩負著到2025年實現零碳排的使命。     儘管許多啤酒和葡萄酒生產商已經獲得了共益企業的認證,但布萊迪是歐洲第一家,全球第二家獲得此殊榮的威士忌和琴酒酒廠。   布萊迪全球首席執行長道格拉斯·泰勒(Douglas Taylor)對此表示: “經過15個月的繁複準備工作和嚴格的審查,我們成為了歐洲第一家,全球第二家獲得共益企業(B型企業)認證的威士忌和琴酒酒廠。曾有人問我,我們如何能從申請共益企業中獲利,但我認為這絕不是重點。共益企業的認證是對我們的肯定,肯定我們從2001年開始經營的這項透明、永續且具有社區維護意識的商業項目是充滿價值的。”   “我們很高興正式成為全球領導運動的一員,一齊將商業視作一種向善的力量,並肩作戰,共同創造一個更具包容性和永續性的經濟環境。”     更多關於布萊迪酒廠及其四個品牌的詳情可點擊 布萊迪bruichladdich.com.tw 植物學家琴酒www.thebotanistgin.com   編者按   什麼是共益企業(B型企業)? 共益企業(B型企業)代表著最高水準的社會和環境績效、公共透明度和企業責任感。共益企業在追求利潤之外,還需要注重人和地球的和諧,從而採取更嚴苛的商業決策。 共益企業的認證不僅僅是評估一個產品或服務,它還將評估其公司將對社會帶來的整體積極影響。根據公司對員工、客戶、社區和環境產生的影響進行嚴格評估,經認證的共益企業需要在B類影響評估中達到最低驗證分數,並將其B類影響報告公開於bcorporation.net,每3年進行一次認證更新。 協力廠商驗證、公開透明以及法律責任的有力結合,十分有助於經認證的共益企業建立信任和價值。共益企業認證由非營利組織B Lab管理。   --   主要核心資訊 布萊迪酒廠是歐洲第一家獲得共益企業認證的威士忌和琴酒酒廠 歐洲僅有兩家酒廠取得該認證,布萊迪酒廠是英國唯一一家獲得該認證的酒廠,也是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酒廠中唯一獲得認證的酒廠   資料來源:共益企業目錄(截至2020年5月15日) --   計分 第一次申請時,布萊迪酒廠成績為83.2分。同等規模的企業首次申請時的平均得分為50.9分。獲得認證需要得到80分,總分為200分。布萊迪酒廠的B影響指數得分如下:   管理 7.7 員工29.3 社區 12.9 環境 28.5 顧客 4.6   各項得分指標具體需求如下:   員工 員工福利待遇:保證最低工資就業,全體員工享有5-10%的獎金,提供年度生活費調整,包含家庭醫療的私人醫療,提供人壽保險,以及32天帶薪年假。 身心健康福利:健身房會員津貼,騎車上班計畫。 工作實踐,包括多樣化的學習與發展:內部晉升政策(6-15%)、其他技能(跨部門)培訓、提供非職業特定的生活技能培訓,包括法語課程、健康和福利日、體育和社區志願者日、會議和線上培訓等,50%以上為女性管理者,年齡多樣性此點體現在24歲以下或50歲以上的員工占全體員工人數30%以上。   環境 野生動物保護關注,包括關注並保護生物動力農業和野生動物走廊。 推廣綠色電力、減少廢水排放(過去12個月排放42噸廢水),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到176噸二氧化碳。   資料來源:B影響報告以及截至2020年5月15日的內部報告 --
我們為什麼堅持用木桶發酵?

2019-03-20

布萊迪蒸餾廠在1881年由哈維家族的三兄弟創立,羅伯(Robert)設計廠房,約翰(John)擁有蒸餾經驗,而威廉(William)則是出錢。當時水路開通,物資的取得容易許多,哈維家的三兄弟決定抓住這個機會,創造自己的酒廠事業。   哈維兄弟決定來一場革命性的創新。 當時艾雷島上的蒸餾廠都是農家改建,哈維兄弟所建造的布萊迪酒廠卻是一座用水泥建造的,六公尺高、像教堂一樣雄偉的建築。布萊迪酒廠簡約而美麗,酒廠內部很多創新的設計後來被同業參考並採用,顯見哈維兄弟的遠見,酒廠內大部分的機械設備都沿用至今。   布萊迪酒廠中的發酵桶就像料理用的碗,艾雷島的水和大麥在碗裡混合為一體。不同於多數酒廠的工業化製程,在布萊迪酒廠,糖化,這個將糖從穀類中提取出來的過程,緩慢而溫柔。這個過程就是得要花時間,沒有捷徑可走。   為什麼我們堅持使用木桶發酵?木頭會吸收製酒過程中所產生的熱能,讓木桶發酵比鋼桶發酵的時間更長、更緩慢、也更溫和。威士忌中豐富的層次風味就是在這些老木桶中一點一點的被創造出來,所以我們耐心的等待,我們用時間換取這些珍貴的滋味。   法國人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只有最舊的鍋子才能煮出最美味的湯」,我們深感認同。  
Bruichladdich Distillery
18 YEARS
Due to regulations in your own country of residence, you cannot access this website

By entering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o enhance your user experience and collect information on the use of the website.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