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NEWS

無與「真」鋒-全球最重泥煤單一麥芽威士忌

2020-06-09

無與「真」鋒-全球最重泥煤單一麥芽威士忌   在布萊迪酒廠中,很少有人會以科學家自稱,相較起為了酒液中內含的化合物及各種化學物質的組合比例擔心,我們選擇在人的經驗和感受上追求更高境界的威士忌釀造製程,這樣的製酒哲學往往會帶來最棒的事,畢竟到頭來,威士忌是享受生活的杯中之物。   話雖如此,酒廠在每次的釀酒過程中都十分重視分析數據和準確性,以便將產品訊息忠實的傳遞給消費大眾。為實踐產品訊息透明化的承諾,以及滿足大眾對相關知識的渴求,不論是在產品的包裝,瓶身,標籤或網頁上都盡可能的標示所有內容物的相關資訊,相信這些作法能使品牌的愛好者認同這些酒廠在透明化政策上的努力。   奧特摩的愛好者們會注意到瓶身側面有一個數據標示,百萬分之一的泥煤酚測量值--PPM,精確度直達小數點。這個數值指的是開始釀造前麥芽泥煤值的PPM,它並不是代表任何在蒸餾或陳年後的威士忌中含有的泥煤酚量。事實上,泥煤酚值會在整個蒸餾及熟成過程中漸漸減少,所以瓶上顯示的PPM數值其實是象徵這瓶單一純麥威士忌釀造的起點是來自於麥芽的面貌,而這並不是瓶中風味的唯一指標。   最近幾週,這樣測量方式的有效性受到質疑,原因始於某些人質疑奧特摩中的泥煤酚值測量值無法達到高於“120以上或130PPM”的等級,而且PPM數值的精確度無法降至小數點以下。   針對這些說法,奧特摩提供了某批次的麥芽數值分析,以透過高性能液體進行測量色譜的HPLC分析法進行。值得注意的是,有許多方法可以測試麥芽中的酚含量,而HPLC被公認為是最準確的。這次的樣本取自布萊迪酒廠於Inverness的麥芽合作夥伴-Bairds發麥廠,然後由獨立實驗室Tatlock & Thomson進行分析。   布萊迪首席蒸餾師Adam Hannett指出,Bairds發麥廠為我們提供麥芽,而他們在Inverness的廠房中使用薩拉丁箱進行一次40噸小批次的麥芽製程,而每批次之間的泥煤PPM等級皆會不同,另外,由於布萊迪要求盡可能地提高麥芽的泥煤度,Bairds發麥廠以全泥煤低溫長時間烘麥的特殊烘麥方式,而這方式必須維持低溫5天的烘麥製程,這對生產出較高PPM泥煤值的麥芽有很大的幫助,但這方法也耗費了許多Bairds發麥廠的製作時間,這也是其他商業麥芽製程負擔不起,無法以類似方式生產的重要原因。”   一旦酒廠收到每個批次的麥芽,我們就會提取麥芽樣品並寄送給致力於威士忌分析的Tatlock和Thomson。他們使用HPLC方法分析樣品後提供給我們總PPM分析證書 ,這也是我們用來標示在每瓶奧特摩瓶身上PPM數值的依據。” 雖然一開始要求Tatlock和Thomson進行分析是為了記錄奧特摩使用的麥芽在每個批次當中不同的泥煤程度,接著因應著不同的蒸餾方式及酒心切點皆具有不同的酚含量,而酒廠在蒸餾和熟成的每個階段都有針對其分析進行控制,因此可以在整個過程中對泥煤酚值進行追蹤,以更好地了解最終的風味及其對產品的影響,這一切使得奧特摩如此獨具風味。   每批奧特摩單一純麥的PPM數值結果均不一致,酒廠不會為了追求泥煤酚值的穩定度而使用混合無泥煤麥芽的作法,奧特摩完整呈現麥芽原有的樣貌,只要能超過我們設定的最低標準80PPM,這批麥芽就能夠拿來蒸餾成奧特摩。在目前蘇格蘭威士忌產業當中,使用固定泥煤度的麥芽來釀造威士忌是司空見慣的事,但奧特摩並不採取這種慣用作法,在每一次新的版本當中不斷嘗試更多可能。奧特摩面臨了一些質疑,也願意迎接挑戰,這些關於奧特摩顛覆傳統製酒的考驗,以及泥煤對威士忌風味的影響。”   Adam Hannett 表示“我認為奧特摩不停地在探索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可能性,而PPM含量是我們風味基礎中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一直對細微差別和細節感興趣,以求透過改變陳年、蒸餾方式、酒桶的熟成度或裝瓶酒精度等變化來追求全新風味。在每個版本的奧特摩單一純麥中,我們都會強調一些影響其風味特徵的細節,酒瓶上所標示的麥芽PPM數值只是其中之一,如果僅僅將焦點放在PPM數值上的話,你將會錯過奧特摩所展現在威士忌當中的各種獨特變化。        
詹姆士‧布朗談大麥

2017-06-26

奧特摩農場主人,詹姆士‧布朗(James Brown),最近參加了我們一場奧特摩限量單桶的品酒會,那屬於我們Micro-Provenance系列的一部分。其中,他分享了他的經驗,談談如何種植單一純麥威士忌的最主要成分。 詹姆士‧布朗說:「我們開始種植大麥,大概是在2006、2007年左右,這不容易,到現在我們已經做了大約十年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想盡辦法讓它成功。但就像所有的農業栽作一樣,並非一定是利潤導向,仍有那些與我們抵觸、跟我們唱反調的事情,就像是我們的所在地、我們擁有的土地類型、我們就是無法生產巨大的噸數….等等,但我們能得到、能做到的就是品質。」   「我們也在對抗許多大自然變數,其中一個就是鹿。鹿深愛著大麥,每年都有愈來愈多的鹿來『陪伴』我們,而每次我看到牠們時,我都會想:『又有好幾杯威士忌沒了!』」   「再來,如果我們在9月份還沒有完成大麥收成,鵝群就會回來了,而『鵝』對農作物來說也是相當有毀滅性的。另外一個具有破壞性的因素就是天氣,天氣決定適當的濕度,讓我們可以把大麥存放在Octofard農場 (艾雷島種植的大麥在發麥之前,就在這裡乾燥與儲藏),這根本就是一場賭博。」   「之前就說過,我們就喜愛在艾雷島上種大麥,與布萊迪酒廠合作愉快,而我相當確信,到頭來我們都是贏家,因為酒廠獲得他們想要的:來自艾雷島的大麥,而這一切進展得很順利。」   「在蘇格蘭本島,他們一英畝能產出3噸,這是頗正常的,而我們正在盡我們所能要達到2噸的目標。今年,我們種植超過60英畝的大麥,而我們的雄心目標是要取得100噸的收成。兩年前的收成,我們達到了99.6噸,只差一點點,去年收成則不是很好,我們只收了大概85噸。但是今年,我們希望收穫超過100噸,如果我們達成目標,那將是非凡的成果。」   (2017年6月,奧特摩農場裡正在成長的大麥。) 這份文字記錄來自於#LaddieMP6現場品酒,於2017年5月播出,連結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Ii3C9ko9fo&t=3056s  
布萊迪10年三部曲 全新第二代

2017-02-02

2011年,布萊迪酒廠為慶祝復廠10週年,推出了萊迪10年、波夏10年、奧特摩10年系列,詮釋著艾雷島上獨一無二的基因、靈魂、格調。布萊迪絕佳風味與迷人氣宇,令全球威士忌愛好者難以忘懷。布萊迪在加入人頭馬君度集團後,依舊秉持維多利亞時代流傳至今的工藝復興精神,堅持以傳統緩慢蒸餾與人工手法,絕不以電腦取代人腦,使得布萊迪威士忌多了幾分人文本位與情操,並以「最耐人尋味的蘇格蘭威士忌」為追求目標。 酒廠的精神領袖,被喻為「威士忌酒界傳奇」的Jim McEwan已於2015年夏季退休,他將酒廠的重擔轉交至生產營運總監Allan Logan與首席蒸餾師Adam Hannett身上。巨人的離席,代表者世代交替與薪火傳承,Allan Logan、Adam Hannett兩位在酒廠工作多年,深諳布萊迪DNA與準則的駕馭,酒廠兩大要角彼此溝通與交流,共通的理念只有一個,就是讓布萊迪永續生產最耐人尋味的單一純麥蘇格蘭威士忌,其重要關鍵在於恪守釀酒傳統外,更需要創新的原動力。 Adam Hannett與Allan Logan深思熟慮與討論後,為了滿足全球消費者多年的企盼,他們決定將布萊迪10年三部曲的全新第二代推出問世。布萊迪旗下萊迪、波夏、奧特摩限量10年系列,全部為前一版的第二代限量發售產品,而與第一代最大的不同處是在第二代裡,所有酒液皆為2001年復廠後所蒸餾與熟成的生命之水,更代表著新世代布萊迪的原汁、原味、原創。 第二代10年產品資訊: 布萊迪 萊迪10年,50% alc,無泥煤 18,000瓶,台灣配額1,500瓶,使用全新的波本桶、雪莉桶與法國葡萄酒桶熟成與調和完成,建議零售價$1,620元° 布萊迪 波夏10年,50% alc,泥煤含量40ppm 18,000瓶,台灣配額1,500瓶,使用全新的波本桶、雪莉桶、西班牙Tempranillo與法國葡萄酒桶熟成與調和完成,建議零售價$1,700元° 布萊迪 奧特摩10年,57.3% alc,泥煤含量167ppm 18,000瓶,台灣配額800瓶,60%在全新波本桶、40%在 Grenache Blanc葡萄酒桶中熟成,建議零售價$7,100元° 珍貴不凡的第二代10年系列,繼第一代推出,已超過6年的光陰,再度彙集古老經驗與歲月歷程,榮耀為您獻上萊迪、波夏、奧特摩10年三部曲。 最新推出的第二代10年影片,由布萊迪首席蒸餾大師(Head Distiller) Adam Hannett為您揭開其神秘面紗...
如何把奧特摩的泥煤做到這麼重?

2016-03-02

我們經常被問到,到底是什麼讓奧特摩跟一般的泥煤威士忌如此不同。更精確地說:如何把奧特摩的泥煤做到這麼重?   在一般商業發麥廠的作法,是在前幾個小時燃燒泥煤,通常是12到20個小時之間,直到大麥差不多被烘烤到目標的泥煤濃度,接著再使用熱空氣完成烘乾程序。整個烘乾過程大約需要36小時。泥煤的炭火溫度並不會很高,至少比一般商業用途的標準低上許多,所以這樣的烘烤方式可以讓大麥的烘烤速度更快,也更有效率。   生產奧特摩時,我們的發麥廠Bairds使用撒拉丁箱(Saladin Box),讓發麥與烘乾都在同一個容器內進行。他們在烘乾的全程都燃燒泥煤,大約需要緩慢的五天(120小時)。泥煤的低溫文火,能讓大麥全程緩慢的乾燥,並在這漫長的烘烤過程中盡可能地吸收最多的泥煤。我們相信緩慢很重要。     並非所有的泥煤都是一樣的。不同深度,不同濕度,不同地理位置都會導致泥煤中植物種類與泥煤組成不同。每一天泥煤燃燒的方式,也可能會有巨大的差異。上天給了我們什麼,我們就把這樣的成果做成奧特摩,這就是為什麼奧特摩的ppm (泥煤含量) 每年都會有很大的差異。這樣的差異正是驅動我們的原動力。如果你想要的是一致性,那市面上並不乏這類選擇。我們覺得差異的存在是有趣的,而我們很欣賞這樣的趣味性。
Bruichladdich Distillery
18 YEARS
Due to regulations in your own country of residence, you cannot access this website

By entering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o enhance your user experience and collect information on the use of the website.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