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NEWS

『布萊迪對於風土的堅持-源於土地 忠於靈魂』

2020-01-24

『這瓶葡萄酒完美呈現了所在產區的風土』,相信不少愛喝葡萄酒的朋友們一定都聽過這句話。但『風土』到底是什麼?簡單來說,一塊土地上的氣候、土壤、人文等因素交錯融合後展現的樣貌,就是屬於這塊土地的風土。   威士忌的魅力除了在於擁有豐富且迷人的風味之外,跟隨著時代演進的酒廠展現出人文的風情,而土地孕育出的大麥更是威士忌不可或缺的原料,這些在在表現出風土存在於威士忌當中。   而布萊迪位於最能象徵蘇格蘭風土的艾雷島上,在這個許多威士忌老饕爭相追捧的艾雷島產區,理所當然的必須要表達出艾雷島的風土,我們想要讓大家喝到的,是使用艾雷島的大麥,由艾雷島人所釀製的,艾雷島威士忌!
詹姆士‧布朗談大麥

2017-06-26

奧特摩農場主人,詹姆士‧布朗(James Brown),最近參加了我們一場奧特摩限量單桶的品酒會,那屬於我們Micro-Provenance系列的一部分。其中,他分享了他的經驗,談談如何種植單一純麥威士忌的最主要成分。 詹姆士‧布朗說:「我們開始種植大麥,大概是在2006、2007年左右,這不容易,到現在我們已經做了大約十年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想盡辦法讓它成功。但就像所有的農業栽作一樣,並非一定是利潤導向,仍有那些與我們抵觸、跟我們唱反調的事情,就像是我們的所在地、我們擁有的土地類型、我們就是無法生產巨大的噸數….等等,但我們能得到、能做到的就是品質。」   「我們也在對抗許多大自然變數,其中一個就是鹿。鹿深愛著大麥,每年都有愈來愈多的鹿來『陪伴』我們,而每次我看到牠們時,我都會想:『又有好幾杯威士忌沒了!』」   「再來,如果我們在9月份還沒有完成大麥收成,鵝群就會回來了,而『鵝』對農作物來說也是相當有毀滅性的。另外一個具有破壞性的因素就是天氣,天氣決定適當的濕度,讓我們可以把大麥存放在Octofard農場 (艾雷島種植的大麥在發麥之前,就在這裡乾燥與儲藏),這根本就是一場賭博。」   「之前就說過,我們就喜愛在艾雷島上種大麥,與布萊迪酒廠合作愉快,而我相當確信,到頭來我們都是贏家,因為酒廠獲得他們想要的:來自艾雷島的大麥,而這一切進展得很順利。」   「在蘇格蘭本島,他們一英畝能產出3噸,這是頗正常的,而我們正在盡我們所能要達到2噸的目標。今年,我們種植超過60英畝的大麥,而我們的雄心目標是要取得100噸的收成。兩年前的收成,我們達到了99.6噸,只差一點點,去年收成則不是很好,我們只收了大概85噸。但是今年,我們希望收穫超過100噸,如果我們達成目標,那將是非凡的成果。」   (2017年6月,奧特摩農場裡正在成長的大麥。) 這份文字記錄來自於#LaddieMP6現場品酒,於2017年5月播出,連結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Ii3C9ko9fo&t=3056s  
2017畢爾古代大麥的種植已正式開始

2017-05-03

    關於今年2017畢爾古代大麥的耕種資訊,以下是由布萊迪酒廠位在蘇格蘭奧克尼群島上的奧克尼學院(Orkney College UHI)農藝所的合作夥伴─彼得‧馬汀博士(Dr. Peter Martin)所提供的最新資訊。   彼得‧馬汀博士表示:「過去的冬天是溫和但潮濕的,意味著我們只能在3月底完成梨田。四月份仍持續潮濕,但是在當地農業承包商的協助下,我們在4月18日到22日這短暫幾天的乾燥天氣裡完成了大部分的播種。兩天之後,這片田地就整個被雪覆蓋了!」   「今年,畢爾古代大麥供應鏈的目標就是擴大產能,其作物栽種超過30多公頃。栽種農夫除了Sydney Gauld (Quoyberstane Farm, St Ola)以及Magnus Spence, (Northfield, Burray),還加入了新成員Mhari Linklater, (Inganess Farm, St Ola)。農藝所也將兩塊新的田地劃為畢爾古代大麥的區域,一個位於Weyland和Watersfield Farm(見下圖),另一個在Kirkwall邊緣的Muddisdale。」     「我們與栽種農夫一直有著良好的工作關係,我們自2003年起就與Magnus合作至今,與Sydney的配合也從2007年開始到現在。畢爾古代大麥的種植其實不需要太多外在投入,這正好適用Magnus的有機栽種模式,也同時符合Sydney身為一位熱衷的自然主義者,在其農場所提倡鼓勵的生物多樣性。Mhari於去年加入了供應鏈,在開闊的田地裡可以眺望著Inganess海灣、二次世界大戰沉船(the Juniata)的殘骸以及Kirkwall機場。」   「畢爾古代大麥的生長供應鏈跨越了一些非常迥異的土壤類型。Weyland、Inganess與Quoyberstane的田地屬於黏質土壤,而我們非常慶幸在潮濕氣候回來前將其播種完成。Muddisdale擁有輕質土,而Burray的土壤含有較高成分的砂質。不同的土壤類型產生了實際功效,代表著種植跟採收的工作能夠在數週內來完成,而非擠在同一時間,這在採收時尤其重要,因為我們一次僅能乾燥10噸的大麥,每一批次就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   「通常來說,Burray是第一個播種與收成的田地。」     欲知更多關於畢爾古代大麥的獨特之處,請至(原文) https://www.bruichladdich.com/article/bere-barley-some-notes   到此查看更多關於我們最新的畢爾古代大麥版本(原文) https://www.bruichladdich.com/sites/default/files/BRU_BereBarley2009_R2015_ProductBrochure_300.pdf
布萊迪10年三部曲 全新第二代

2017-02-02

2011年,布萊迪酒廠為慶祝復廠10週年,推出了萊迪10年、波夏10年、奧特摩10年系列,詮釋著艾雷島上獨一無二的基因、靈魂、格調。布萊迪絕佳風味與迷人氣宇,令全球威士忌愛好者難以忘懷。布萊迪在加入人頭馬君度集團後,依舊秉持維多利亞時代流傳至今的工藝復興精神,堅持以傳統緩慢蒸餾與人工手法,絕不以電腦取代人腦,使得布萊迪威士忌多了幾分人文本位與情操,並以「最耐人尋味的蘇格蘭威士忌」為追求目標。 酒廠的精神領袖,被喻為「威士忌酒界傳奇」的Jim McEwan已於2015年夏季退休,他將酒廠的重擔轉交至生產營運總監Allan Logan與首席蒸餾師Adam Hannett身上。巨人的離席,代表者世代交替與薪火傳承,Allan Logan、Adam Hannett兩位在酒廠工作多年,深諳布萊迪DNA與準則的駕馭,酒廠兩大要角彼此溝通與交流,共通的理念只有一個,就是讓布萊迪永續生產最耐人尋味的單一純麥蘇格蘭威士忌,其重要關鍵在於恪守釀酒傳統外,更需要創新的原動力。 Adam Hannett與Allan Logan深思熟慮與討論後,為了滿足全球消費者多年的企盼,他們決定將布萊迪10年三部曲的全新第二代推出問世。布萊迪旗下萊迪、波夏、奧特摩限量10年系列,全部為前一版的第二代限量發售產品,而與第一代最大的不同處是在第二代裡,所有酒液皆為2001年復廠後所蒸餾與熟成的生命之水,更代表著新世代布萊迪的原汁、原味、原創。 第二代10年產品資訊: 布萊迪 萊迪10年,50% alc,無泥煤 18,000瓶,台灣配額1,500瓶,使用全新的波本桶、雪莉桶與法國葡萄酒桶熟成與調和完成,建議零售價$1,620元° 布萊迪 波夏10年,50% alc,泥煤含量40ppm 18,000瓶,台灣配額1,500瓶,使用全新的波本桶、雪莉桶、西班牙Tempranillo與法國葡萄酒桶熟成與調和完成,建議零售價$1,700元° 布萊迪 奧特摩10年,57.3% alc,泥煤含量167ppm 18,000瓶,台灣配額800瓶,60%在全新波本桶、40%在 Grenache Blanc葡萄酒桶中熟成,建議零售價$7,100元° 珍貴不凡的第二代10年系列,繼第一代推出,已超過6年的光陰,再度彙集古老經驗與歲月歷程,榮耀為您獻上萊迪、波夏、奧特摩10年三部曲。 最新推出的第二代10年影片,由布萊迪首席蒸餾大師(Head Distiller) Adam Hannett為您揭開其神秘面紗...
大麥風土對威士忌風味的影響

2016-05-19

到底"大麥品種"和"大麥哪裡種出來的" 會不會影響威士忌的風味? 如果了解葡萄酒的朋友, 應該都知道, 一樣的葡萄品種 (例如: Syrah 在法國 V.S. Shiraz 在澳洲), 相同的葡萄品種, 在哪裡種的, 就是味道會不一樣吧? 說的就是"風土 Terroir"會造就風味上的不同...這件事在威士忌界, 一直都是爭論不休的話題...之前, scotchwhisky.com 訪問了超級大酒商集團的大師, 出來表示他"覺得"沒差別, 但也說明了, 他也只在大集團工作很久的時間, "覺得"沒有差別 (並無實證說明).. 以下連結文章的作者, 則出來表示他的看法, 因為他知道布萊迪正在做"到底有沒有差別"的實驗, 也嚐到了來自不同生長地區(The Black Isle, Aberdeenshire, Lothian.)的新酒(New Make-未經過像木桶熟成影響), 和經過一年First-fill 波本桶熟成的sample, 結果有點抱歉, 他親身實驗, "發現"光聞都有差別...不過, 以科學家實驗的角度來看, 要看威士忌的實驗結果, 不能只是2-3年, 也因為需要謹慎不能光靠"覺得", 所以我們再等等吧... (註: 跟布萊迪酒廠一再確認, 製程/發酵這些都是一樣的條件, 也就是說在完全相同的一組製酒條件下..大麥品種也是使用一樣的大麥) http://scotchwhisky.com/magazine/from-the-editors/9178/revisiting-barley-at-bruichladdich/   By 布萊迪品牌訓練師: Kelly Wang **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 禁止飲酒**
為何使用有機大麥?

2016-03-02

我們堅信大麥對製酒的重要性-但是請各位別忘了, “大麥”是製作單一”麥芽”威士忌的主要原料.   對於很多威士忌製造商來說, 大麥只是個商業產物, 一般都會選擇價格較低廉的大麥, 不會去考量大麥來源的問題., 例如來自英格蘭, 波蘭, 或是立陶宛的大麥, 因為產量較大, 所以相對的會比產自蘇格蘭本地的大麥還要便宜.   對布萊迪而言, 大麥的產地和當地獨特的生產環境, 都是表達”風土條件”的關鍵. 簡單來說, 大麥在不受到人工或化學肥料的影響下, 較能真正反映出當地氣候與土壤, 給予生長的大麥最”天然的”滋養. 而蒸餾威士忌用的大麥經過有機環境的成長, 看起來較能表現大麥能給予的”原味”, 也能強調來自大麥與麥芽本身的味道. 這就是一個世紀前, 也就是兩次世界大戰前, 大麥的種植和製作威士忌最原本的關係..但是經過世界大戰後, 人們對於糧食的急切需求, 開始使用大量增加效率與收成的化學肥料以增加產量, 同時也取代了原本天然的收成方式.   由葡萄酒世界的”天地人”概念來說明, 有機葡萄不會自動產出傑出的葡萄酒, 釀酒人也必須展現他的功力, 才能釀造出最優質的葡萄酒, 威士忌的製作亦是如此.   布萊迪使用的有機大麥, 不只是在單一家農場, 更是從單一個農田所生產, 因為探索”風土條件”對威士忌的影響, 對一個創新的蒸餾者而言, 是一件非常迷人的事! 在這以工業化蒸餾方式掛帥的產業裡, 只使用特定土地生產的大麥生產威士忌, 是極為少見的, 而布萊迪堅信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因為”土地”與”生命之水”是密不可分的。   布萊迪蘇格蘭有機大麥,僅在免稅通路販售。